人工泪液推荐榜 (2020)

箱包眼镜 眼镜 滴眼液
滴眼液绝非日用保健品,属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药品,不能当做保护眼睛的“法宝”,为了健康的双眸,使用还须节制。

1. Allergan/艾尔建亮视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30支¥46

国际知名药厂艾尔建的在华产品,亮视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为单剂量包装,不含任何防腐剂,即使是长期使用都不会对角膜造成损害,值得优先考虑。滴眼液中无其他刺激性成分,单一的羧甲基纤维素钠成分,能有效保持眼睛湿润,其浓度越高对眼部越滋润,若非严重干眼症的消费者,选择质地较为清爽的亮视滴眼液较为恰当。单支独立装,干净卫生。一次使用一支,取出一排中的一支,扭断瓶盖即可使用,避免了二次污染,也方便携带出门。可在网上购买也可以在线下药店购买,购买渠道多,容易获取。
Allergan/艾尔建亮视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30支
一次一支,无添加防腐剂
滋润度
★★★★★
安全性
★★★★★
外观设计
★★★★☆

根据美国《制药经理人》(Pharmaceutical Executive)评选,在2017年全球制药公司50强排名中,艾尔建位列12,全球销售额达192.58亿美元,用于眼科治疗的环孢素滴眼液是其最畅销药品之一,目前艾尔建也正逐步渗透中国医美市场。

艾尔建在2009年进入中国市场,面世的产品涵盖眼科及医疗美容领域,代表行业的最高水准。2017年,艾尔建旗下重量级眼科新药Ozurdex(地塞米松玻璃体内植入物0.7mg),获得CFDA的进口药物许可证(IDL),成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,用于治疗视网膜静脉阻塞(RVO)的玻璃体内注射药物,此举可惠及中国470万RVO患者。

在眼科用药领域,艾尔建主营四大模块:青光眼领域、干眼领域、眼外炎症领域、眼底领域,但其对中国非处方(OTC)滴眼液市场持保守态度,因此在中国的产品线较单一,均为上市多年的“老产品”。

艾尔建旗下的亮视、清新、清凝和潇莱威,都是人工泪液品牌,仅提供以羧甲基纤维素钠为成分的滴眼液,其原理是通过模仿人体泪液,来增加眼睛的润滑度,进而缓解眼部干涩,常用于术后角膜修复和因干眼症引起的眼睛酸涩与疲劳。这种滋润型滴眼液成分简单,在舒缓眼部干涩,或降低因暴露于阳光、风沙所引起的眼部烧灼、刺痛感方面有着不错的表现。

羧甲基纤维素钠的浓度越高,越能长效滋润眼部,这四款产品主要以羧甲基纤维素钠浓度和剂量来区分。亮视和潇莱威为单剂量,潇莱威的羧甲基纤维素钠浓度更高,重度眼干人群可选择,而中轻度干眼人群首选亮视滴眼液,即海外艾尔建最简配版Refresh plus滴眼液。清新和清凝则是多剂量滴眼液,均利用新型防腐剂“纯然”,见光分解,无累积副作用,将防腐剂引起的刺激性和角膜损伤风险最小化。

艾尔建滴眼液在国内定价约50元左右,消费者更喜欢其单剂量人工泪液,一天使用一支,由于单剂量人工泪液不含防腐剂成分,开封后可能出现细菌入侵的风险,须及时回盖,用完后即弃。

2. Allergan/艾尔建清新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15ml¥98

国际知名药厂艾尔建的在华产品,清新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为多剂量包装,利用新型的防腐成分“纯然”,防腐剂成分安全,值得信赖。虽然含有防腐剂,但开瓶后28天就必须抛弃。滴眼液中无其他刺激性成分,药液中的羧甲基纤维素钠成分,能有效保持眼睛湿润,其浓度越高对眼部越滋润,若非严重干眼症人群,普通消费者可选择质地较为清爽的清新滴眼液较为恰当。 目前国内有售,一瓶的定价在60元左右,可在网上购买也可以在线下药店购买,购买渠道多,便于获取。
Allergan/艾尔建清新羧甲基纤维素钠滴眼液15ml
缓解干眼症,滋润双眼
滋润度
★★★★★
安全性
★★★★★
外观设计
★★★★☆

根据美国《制药经理人》(Pharmaceutical Executive)评选,在2017年全球制药公司50强排名中,艾尔建位列12,全球销售额达192.58亿美元,用于眼科治疗的环孢素滴眼液是其最畅销药品之一,目前艾尔建也正逐步渗透中国医美市场。

艾尔建在2009年进入中国市场,面世的产品涵盖眼科及医疗美容领域,代表行业的最高水准。2017年,艾尔建旗下重量级眼科新药Ozurdex(地塞米松玻璃体内植入物0.7mg),获得CFDA的进口药物许可证(IDL),成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,用于治疗视网膜静脉阻塞(RVO)的玻璃体内注射药物,此举可惠及中国470万RVO患者。

在眼科用药领域,艾尔建主营四大模块:青光眼领域、干眼领域、眼外炎症领域、眼底领域,但其对中国非处方(OTC)滴眼液市场持保守态度,因此在中国的产品线较单一,均为上市多年的“老产品”。

艾尔建旗下的亮视、清新、清凝和潇莱威,都是人工泪液品牌,仅提供以羧甲基纤维素钠为成分的滴眼液,其原理是通过模仿人体泪液,来增加眼睛的润滑度,进而缓解眼部干涩,常用于术后角膜修复和因干眼症引起的眼睛酸涩与疲劳。这种滋润型滴眼液成分简单,在舒缓眼部干涩,或降低因暴露于阳光、风沙所引起的眼部烧灼、刺痛感方面有着不错的表现。

羧甲基纤维素钠的浓度越高,越能长效滋润眼部,这四款产品主要以羧甲基纤维素钠浓度和剂量来区分。亮视和潇莱威为单剂量,潇莱威的羧甲基纤维素钠浓度更高,重度眼干人群可选择,而中轻度干眼人群首选亮视滴眼液,即海外艾尔建最简配版Refresh plus滴眼液。清新和清凝则是多剂量滴眼液,均利用新型防腐剂“纯然”,见光分解,无累积副作用,将防腐剂引起的刺激性和角膜损伤风险最小化。

艾尔建滴眼液在国内定价约50元左右,消费者更喜欢其单剂量人工泪液,一天使用一支,由于单剂量人工泪液不含防腐剂成分,开封后可能出现细菌入侵的风险,须及时回盖,用完后即弃。

3. 参天Soft Santear人工泪液5ml*4¥88

参天系温和配方的滴眼液,主要成分是纯氯化钠和氯化钾的电解质配方,无传统防腐成分。药液无色透明。利用了接近天然泪液成分的配方来舒缓眼部干涩、眼部疲劳症状,温和无刺激,隐形眼镜佩戴人士也适用。 目前,日产滴眼液没有正式进入中国,因此购买渠道不多,可通过海外直邮或者海淘。
参天Soft Santear人工泪液5ml*4
佩戴隐形眼镜也适用
滋润度
★★★★☆
安全性
★★★★☆
外观设计
★★★★★

日本参天制药创立于1890年,是日本眼科用药行业的龙头,占据了日本市场近一半的份额,排名第一。细分到非处方眼科药物领域,其销量和份额均仅次于乐敦制药,位居第二。参天在全球同样极具知名度,为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输送滴眼液产品,在这些市场的表现同样不俗。

1988年进入中国市场后,参天在苏州建厂,不同于乐敦,参天在中国销售的滴眼液以处方药为主,主打产品为左氧氟沙星(可乐必妥)、玻璃酸钠(爱丽)、氧氟沙星(泰利必妥),其处方类抗菌滴眼液在中国医院占有率为35%。比如参天持有专利的滴普乐容器(Dimple Bottle),在2008年获得日本优秀设计奖,瓶子两侧的凹陷设计,使手持滴眼液进行点滴操作时更容易,抗菌类滴眼液左氧氟沙星便采用了这种点滴容器。

在大本营日本,参天的产品线并不拘泥于处方药,还推出了非处方滴眼液,以FX系列、PC系列和新Santedouα为代表,这些产品在日本被归于第二类和第三类药品,消费者可自行购买。

FX系列和PC系列是参天最受欢迎的非处方滴眼液产品,属于日本医药分类中的第二类医药品,在日本市场销量靠前,也为中国消费者所熟知,成为海淘和代购的紧俏货。

日系滴眼液在中国走红,常伴随着消除红血丝和冰爽使用感两大特点,参天FX系列和PC系列便是当中的代表,此系列为去红丝抗疲劳滴眼液,给人以强烈的“爽快感”而闻名,添加了盐酸四氢唑啉(肾上腺素类)、甲基硫酸新斯的明、氨基己酸、马来酸氯苯那敏(抗组胺药)等成分。

由于甲基硫酸新斯的明和氨基己酸在加拿大都属于处方药成分,FX系列的FX Neo(黑色及银色包装)、FX Neo(彩色包装)、FX V+和PC系列的PC这四款产品的安全性未获得加拿大卫生部门的认可,于2019年4月15日被加拿大联邦卫生局禁售。

市面上宣称能去红血丝的滴眼液,都是以盐酸萘甲唑啉、盐酸羟甲唑啉、盐酸四氢唑林等肾上腺素类药物为主要成分,这类成分属于血管收缩剂,只能暂时消除血丝,长期使用可能有较大副作用,根据drugs.com的科普,对此药过敏的患者不应使用,患有青光眼、心血管疾病、糖尿病及甲状腺疾病的患者需咨询医生。

甲基硫酸新斯的明在临床上用于睫状肌重症肌无力,用在滴眼液中通过收缩瞳孔,改善瞳孔聚焦以缓解眼疲劳,氨基己酸在临床中常用于止血,若长期使用,副作用均不低,可能会导致流泪、视力改变、头痛恶心、肌无力和皮疹等。

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些产品一定不安全。被加拿大禁售的滴眼液符合日本标准且并被归入第二类医药品,只需在购买时由药剂师详细解释用法及副作用即可。各国的谨慎程度不同,中国目前并没有非处方滴眼液的相关标准,若正在使用这几款在加拿大被禁的滴眼液也不必惊慌,偶尔的短暂使用不会出现严重副作用,如果曾长期使用,可咨询医生。

参天Sante 40系列是保养型滴眼液,基本上全部添加维生素,大部分使用了抗敏剂,无缩血管药物,清凉感不如FX系列强劲,含有苯扎氯铵等传统防腐剂。但注意滴眼液不是营养剂,眼球不需要靠点滴来保养,不宜长期依赖。

在参天众多系列中,Soft Santear人工泪液最合适用于日常滋润眼部,属于日本第三类医药品,副作用少。成分温和单一,不含苯扎氯铵等传统防腐剂成分,只加入了一些硼酸等能够调节pH值的成分,降低了滴眼液的刺激性,佩戴隐形眼镜人士也能直接使用,但开封超过10天就必须弃用。在定价方面,参天滴眼液的价格普遍较高,折合人民币50元到120元不等。

4. 大正IRIS CL i2人工泪液30支¥69

大正IRIS CL i2人工泪液30支
滋润度
★★★★☆
安全性
★★★★★
外观设计
★★★★☆

世界级OTC药品生产商的大正制药成立于1928年,在2017年销售额超过2亿日元。大正制药涉及全球十几国的业务,在美国、墨西哥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中国等地均有研发制造。其中,大正感冒药更是日本家庭的常备良药,力保健功能饮料也在早年间进入中国市场,而在眼用制剂领域,大正也颇受欢迎,市场表现比较突出。

大正滴眼液中,IRIS CL i2是唯一一款不含任何防腐剂的单剂量人工泪液,模拟天然泪液,成分简单安全,主要是氯化钠和氯化钾,来模拟人体液中的电解质(氯化钠和氯化钾),并且添加少量牛磺酸激活眼组织新陈代谢,如果有干眼症等症状,这款人工泪液可作为首选。

《中国药典》规定,常规滴眼液开启后使用期限不得超过4周,防止被空气中微生物污染,而像IRIS CL i2这种细管设计的一次性人工泪液,与艾尔建的亮视滴眼液一样需要当天用过即丢弃。在包装上,i2为30支一盒,每支含有0.4ml,单支售价折合人民币不到2元,性价比较高。

大正也有儿童滴眼液,属于第三类医药品,但是其防腐体系依旧采用传统的苯扎氯铵,这一点不如日产的小乐敦滴眼液,而且大正的配方中含有新斯的明缩瞳成分,用以改善睫状肌的调节机能,长期频繁使用反而可能引起不适。如果只是想增加儿童眼部湿润度,选择人工泪液更为妥当。

舒缓眼部疲劳的IRIS Neo和IRIS AG系列,添加薄荷、樟脑等清凉成分,具有日系滴眼液标志性的冰爽感,这两款产品分别为日本第三类和第二类医药品,不过前者含有甲基硫酸新斯的明和苯扎氯铵,而后者含有抗组胺成分酮替芬,均不建议长期使用。其他系列的滴眼液乏善可陈,与旧版乐敦、参天滴眼液无太大差异,多以传统防腐体系和氨基己酸、四氢唑啉等成分来消炎去红血丝。

目前大正制药没有正式进入中国滴眼液市场,市面上流通的大正滴眼液都未经食药监批文审核,建议消费者谨慎选择购买渠道。

5. Bausch&Lomb/博士伦氯化钠滴眼液10支¥20

Bausch&Lomb/博士伦氯化钠滴眼液10支
滋润度
★★★★☆
安全性
★★★★☆
外观设计
★★★★☆

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眼科医药企业之一,博士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3年,由John Jacob Bausch和Henry Lomb共同创立。从纽约一家小小眼镜店到如今市值几十亿美金,博士伦业务涉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,提供滴眼液、隐形眼镜以及眼外科手术产品。

博士伦公司自1987年进入中国,在国内有三家独立运行的公司。其中,山东博士伦福瑞达以生产眼科药品为主,是迄今中国最大的眼科药品生产基地,主要的非处方(OTC)滴眼液品牌为“润洁”。

润洁品牌家族下有6款针对不同人群和症状的滴眼液,按照瓶身外观分别是:蓝润洁、红润洁、黄润洁、小润洁、白润洁以及紫润洁。如果是日常眼疲劳干涩,成人可选择含有硫酸软骨素的蓝润洁,辅料中添加冰片,薄荷脑,有一定清凉感,这种产品不提供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,只会产生清凉感,长期频繁使用可能会产生心理依赖,甚至破坏泪膜的稳定性。

小润洁针对青少年,含有甲基硫酸新斯的明,无论是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,还是中国,甲基硫酸新斯的明(neostigmine methylsulfate)都是处方药,其注射液常用来治疗重症肌无力,美国和加拿大并无将其添加到非处方药品中的现象,但在日本和中国,甲基硫酸新斯的明常被添加在缓解疲劳的非处方滴眼液中,虽然能收缩瞳孔,改善瞳孔聚焦,若长期用于缓解眼疲劳,可能加重近视,青少年处于眼部发育的关键阶段,不建议频繁使用。

润洁家族中,安全系数最高是单剂量白润洁,即氯化钠滴眼液,其为人体泪液的主要成分之一,主要依靠模仿泪液给眼表带来湿润,减轻干涩,并且配方中不含防腐剂,成分比较安全,当感到眼睛干涩,使用白润洁滴眼液来辅助补充泪液可有效缓解症状,每次一支,用后即弃。1盒10支单剂量包装,价格在20元左右,颇具性价比。